登录后台

页面导航

本文编写于 555 天前,最后修改于 555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松鼠,你知道不?听说我们新来了个班主任。兔子碰了碰松鼠的手肘。

不几道松鼠的腮帮子一鼓一鼓。

你又在吃,瓜子有那么好吃吗?兔子对松鼠很无语,整天就知道吃吃吃。

好吃啊,新班主任肯定没有瓜子好吃。松鼠不在意的抹了抹嘴。

哦?你要吃你的班主任?身后传来一个清冽的男声。

我干嘛要吃他,他又不好…吃。松鼠一边说一边转头,结果看到一张英俊陌生的脸。

金老师!兔子捂住脸尖叫出声,这个就是我们新来的班主任。

哒。松鼠的瓜子掉了。

经过第一次那种尴尬的会面,松鼠觉得自己彻底把她的班主任得罪了。

要不然他为什么老上课的时候盯着她呢?都缴了她两斤瓜子了!她这学期一共只带了十斤瓜子啊,好心疼。

讨厌金毛!哼。

松鼠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。他们这个新班主任是个金毛,长得倒是像是个斯文败类,金发黑眼,鼻梁上架金丝眼镜,是学校很多女生的意中人。但是,实在是太小气了,不就说过他一次嘛?每次都盯着她,只要她一拿出瓜子,保准就被发现了。真的好生气啊!不能嗑瓜子的人生有什么意义!

你又在腹诽我?金毛的声音冷不丁的出现。

你又在腹诽我?金毛的声音冷不丁的出现。

没有!松鼠一边疯狂摇头,一边把自己的瓜子藏在抽屉。

金毛用修长的手指轻扣桌沿,带着笑意说:拿出来吧。

不拿!松鼠瞪着大眼睛,不对,拿什么?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我老远就听到你磕瓜子的声音了,自觉点金毛推了推眼镜,坦白从宽。

…嘤松鼠委委屈屈地把瓜子拿出来,现在明明是下课,为什么不让磕瓜子?

金毛扬了扬眉毛,没有说话。

独断!专权!法、西、斯!松鼠小声说道。

嗯?金毛发出鼻音,冷冷地转身离开,下了晚自习来我办公室。

啊!天要亡我!

金老师,我可以进来吗?松鼠站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。

进来。

松鼠深吸一口气,推门走了进去。

坐。金毛摘下眼镜,轻揉着自己的额心。

松鼠小心翼翼地坐下。

你知道我为什么喊你来吗?金毛笑着开口。

不、不知道。松鼠慌张地摇头,偷偷地瞄了一眼放在办公桌上的瓜子。

想要?金毛扬了扬眉毛,看了眼瓜子。

想。松鼠毫不迟疑地点头。

吃吧。金毛淡淡的微笑起来。

怎么回事?兔子八卦的拽住松鼠的手。

松鼠无辜地挠头:我也不知道呀,难道他是想着惩罚我?

怎么可能?这种惩罚哪算惩罚的。兔子神秘地攀上松鼠的肩膀,该不是金老师喜欢你吧?

怎、怎么可能?松鼠的脸迅速涨红,一把推开兔子,急匆匆向教室走去。

该不会是金老师喜欢你吧?

自从兔子无意间说出这句话之后,它就一直盘桓在松鼠的脑海,连带着松鼠上课都不敢看金毛,更别说去金毛办公室磕瓜子了。

一连几天,松鼠都是绕着金毛走。

金毛自然也发现了松鼠的异常,终于有一天,在路边的拐角拦住了松鼠。

你对我有意见?金毛俯下身,定定地看着松鼠。

没、没有松鼠的小脑瓜摇成了拨浪鼓。

那你怎么躲我?金毛慢慢逼近松鼠。

我、我…我没有松鼠扔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是吗?金毛把松鼠逼到了墙角,长臂一伸,把松鼠禁锢在自己和墙面之间,才缓缓开口,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,那你以后的瓜子…

瓜子!松鼠立即下定决心,眼睛一闭,大声卖队友:因为兔子说你喜欢我,所以我觉得要离您远一些,让大家不信谣,不传谣。

不是谣言。清冷的声音传入了松鼠的耳朵。

松鼠诧异地瞪大了眼睛,看着金毛。

不是谣言,金毛坚定地重复道,我确实是喜欢你的。

吧嗒嗒松鼠袖子里的瓜子掉了一地。

几天后,

松鼠抱着瓜子,猫着腰走进了金毛的办公室。

金毛笑眯眯地看着她:又来我办公室磕瓜子?

对松鼠理所应当地点头。

那你这么频繁地借用我的地盘,是不是该给我点好处呢?

松鼠想了想,放下瓜子,生涩地攀上了金毛的肩膀,小声说道:那我就,多喜欢你一点点了好了。

请输入图片描述